<address id="hzjbr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hzjbr"><form id="hzjbr"><nobr id="hzjbr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<listing id="hzjbr"><menuitem id="hzjbr"><menuitem id="hzjbr"></menuitem></menuitem></listing>

<address id="hzjbr"></address><noframes id="hzjbr"><address id="hzjbr"><nobr id="hzjbr"></nobr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hzjbr"><address id="hzjbr"><nobr id="hzjbr"></nobr></address> <noframes id="hzjbr"><form id="hzjbr"><nobr id="hzjbr"></nobr></form>

    銀行與保險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→ 業務專區 → 銀行與保險
    【字體:
    “十四五”期間我國保險業有哪些前景值得期待
    來源: 金融時報-中國金融新聞網
    發布時間: 2021-04-07 14:30:00

     

      站在歷史關鍵節點上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》的發布具有重要而深遠的意義,它不僅是指導今后5年及更長一段時間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綱領性文件,更與每一個人息息相關。在這份頂層設計的建議文件中,十多次提及保險,內容涉及保險業的多個領域。展望未來,保險業將有哪些期待?

      最大的保險增量市場

      “十三五”時期,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了決定性成就。這五年,保險業回歸本源穩健發展,深化改革重點突破,大幅提升了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,并在改善民生保障方面取得了顯著成效,對于接下來的“十四五”期間,專家表示,目前發達國家的保險市場已經處于基本飽和或者是緩慢增長階段,而我國的保險深度、保險密度還有很大的潛力,保險市場仍將長期處于中高速發展階段,有望成為全球最大的保險增量市場。

      我國是人口大國,對保險的需求非常巨大。在保險業的發展過程中,“舊國十條”和“新國十條”為保險業可持續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制度性基礎。尤其“新國十條”發布后,保險業不但在規模上有目標,在質量上也有所提高。全國政協委員、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曾分析,現在我國每年實現1000億美元的保費規模增長是沒問題的,因為我國的保險市場具有非常好的基礎,發展得快可能用5年至7年的時間就能在規模上趕上或者接近第一大保險市場。

      在發達國家,保險不僅是金融產品,也是日常的消費品。近年來,我國保險業與老百姓的生產生活聯系日益緊密,從“要我買”變成“我要買”,買保險產品,多一份保障,如今成為很多老百姓主動自愿的行為。

      在這樣的變化下,我國保險市場已經邁上發展的新起點,市場規模顯著擴容,從規模擴張轉向質量提升。

      銀保監會公布的數據顯示,今年前兩個月保險業實現原保費收入1.32萬億元,同比增長12.43%;賠付支出2612億元,同比增長38.06%;保險資金運用余額22.07萬億元,為總資產的92.28%。

      “當然,我們不但要有規模的增長,更主要是提升保險業服務水平,解決保險業產品創新的問題。以人工智能、云計算、大數據、區塊鏈、物聯網等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迅猛發展,給我們提供了良好的發展機遇!敝苎佣Y說。

      銀保監會副主席梁濤曾表示,新階段和新格局對保險業改革發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從監管角度來看,重要的是要堅持問題導向,切實解決行業發展中可能影響群眾利益的突出問題。從全社會看,保險業發展需要逐漸彌合我國在重大災害、重大疫情、養老、醫療等方面的保障缺口。除此之外,也要注重守正創新,在堅守風險保障定位的前提下,支持和鼓勵保險機構滿足多樣化、特色化的保險需求。

      養老金融成為新藍海

      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提出“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”,在改善人民生活品質部分強調了“扎實推動共同富!,讓發展成果更多、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。只有建立更加健全、更加公平的社會保障體系,才能進一步加大全民共享的份額,才能在切實解除人民群眾后顧之憂的條件下,不斷縮小群眾退休生活之間的差距,才能為共同富裕提供有效的制度支撐。

     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表示,按照系統規劃、精準發力原則,建立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是滿足不同人群社會保障多元化、個性化需求的必由之路,也是完善我國社會保障體系的必由之路,還是確保社會保障物質基礎持續不斷壯大的必由之路。

      他建議,加快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定型,引導中高收入群體通過市場機制獲得更加全面、更高水準的養老、醫療保障與健康服務,并以政府購買服務方式替代財政直接補貼。

      近兩年來,政府部門通過不斷釋放政策紅利,因勢利導地推動商業保險擔當起緩解社會養老和醫療壓力的重任。目前,三支柱養老體系已基本建成,其中,第二支柱中的企業年金市場逐漸成熟并進入增長的瓶頸期,不過從參加人員的比例和資金規模來看,我國相比發達國家仍有較大差距。加快商業養老保險發展,大力發展第三支柱養老保障,可以有效緩解我國養老保險支出壓力,滿足人民群眾多樣化養老需求。

      2020年1月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在國新辦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,將加快養老保障第三支柱改革的頂層設計,把第三支柱的發展作為國家重點戰略,納入“十四五”規劃之中。此后,商業養老保險被多次提及,受關注度明顯提高。

      人口老齡化形勢更加嚴峻的“十四五”時期,必須依托商業保險機構的專業優勢和市場機制作用,擴大商業養老保險產品供給!笆奈濉币巹澓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公布后,相關部門對于商業養老保險進行了解讀與表態。在業界,被稱為養老金融的新機遇。

      全國人大代表、銀保監會信托監管部主任賴秀福建議,應鼓勵加大養老保險產品創新,開展專屬商業養老保險產品試點,擴展保障責任。建立豐富的市場化、多元化第三支柱產品體系,滿足人民不同人生階段、不同消費能力的養老和養老金融需求。

      3月31日,銀保監會表示積極試點,為養老金融發展探索出一條新路。采取“兩條腿走路”的方式,穩步推進養老金融改革發展。一方面,正本清源,整頓市場秩序,清理打著“養老”噱頭,名不符實的短期金融產品;另一方面,選擇部分金融機構和專營機構在部分地區先行開展養老金融試點,大力發展真正具備長期養老功能的養老金融產品,包括養老儲蓄存款、養老理財、專屬養老保險、商業養老計劃等,供不同風險偏好的消費者選擇。

      據《金融時報》記者觀察,從總體上看,我國保險深度、保險密度還處于較低水平,在經濟社會發揮的“經濟助推器”“社會穩定器”作用還有待進一步提升。與5年前相比,目前我國經濟發展面臨著更大的挑戰,商業保險的保障能力還有較大的提升空間。從國家政策導向和社會公眾的需求來看,養老保障市場特別是個人養老保障市場面臨著廣闊的市場空間。不難預見,未來,市場上的養老保障產品系列將會更加完善,市場參與者也不僅局限于保險公司,銀行及信托等金融機構也將成為養老金融產品的提供者。

      綠色保險生機勃勃

      2016年8月,人民銀行等七部委聯合發布《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》為我國綠色金融體系發展搭建了制度框架。浙商證券分析師李超預計,隨著碳中和的推進,我國綠色金融體系逐步完善,將為投資者提供更多與國際接軌的交易制度,更豐富的交易產品,更透明的交易數據,相關產品將有更大的市場空間。

      綠色金融體系是指通過綠色信貸、綠色債券、綠色股票指數和相關產品、綠色發展基金、綠色保險、碳金融等金融工具和相關政策支持經濟向綠色化轉型的制度安排。目前看,我國相關綠色基金逐步設立,綠色保險處在初期發展階段,碳排放權、水權、排污權、用能權等環境權益交易也正逐步發展完善。

      綠色保險方面,環境污染責任險是我國綠色保險的主要險種,據記者調查,目前31個省區市已經開展環境污染強制責任保險試點。2018年5月,生態環境部審議并原則通過《環境污染強制責任保險管理辦法(草案)》,“十四五”規劃也提出“在高風險領域推行環境污染強制責任保險”。此外,一些保險公司也開發了森林險、太陽能光伏組件長期質量險、綠色建筑性能責任險等新險種。不過總體看,我國綠色保險目前仍面臨主體積極性不高、費率不統一等問題,這也將是未來綠色保險發展的重要政策改革方向,以使其更好地發揮保險費率調節機制作用。

      全國政協委員、對外經貿大學保險學院副院長孫潔表示,綠色保險作為綠色金融的組成部分,在加快助推經濟社會綠色低碳發展方面能夠發揮獨特作用。我國綠色保險仍處于起步階段,政府在支持和推動上尚有待加強。應加大綠色保險政策支持力度,以綠色保險助推綠色發展。

      孫潔認為,環保部門和金融監管部門應搭建統一的綠色保險數據庫,在全國范圍內統一收集和管理環境污染、環境損害、節能減排、污染損害賠償支出等數據,形成共享數據庫,為綠色保險產品的創新研發、費率厘定、承保理賠、風險服務等提供數據支持。

      孫潔建議,完善綠色保險相關法律制度;加強對綠色產品服務創新的財政支持;對環境污染責任保險、農業保險、森林保險、巨災保險等綠色保險保費收入免征增值稅;對財政提供保費補貼的其他綠色保險產品,對政府補貼保費部分免征增值稅,避免稅收效應抵消財政補貼效應;促進綠色保險投資發展。

    •  
    日韩一中文字幕视频天堂